首页商务电子 › 还是向钱看,注册制实施之时

还是向钱看,注册制实施之时

曹凤岐表示,中国未来只有从间接融资为主转向以直接融资为主,中国资本市场才能真正发挥出调配社会资源、企业资源的作用,也会给中小投资者提供更多投资渠道,增加财产性收入。

从服务企业的类型来看,中小板、新三板和创业板似乎和科创板的定位并无太大差异,为何还要单独成立一个科创板?

本文出自

左晓蕾则进一步强调了场外市场的对创新的重要性。左晓蕾表示,企业是最重要的市场主体和经济主体。从资本市场的角度讲,要建立共赢的资本市场,必需要做好企业。这就意味着,必须让企业上市融资、让不好的企业退市、以及充分发挥场外市场、三板市场的孵化器作用,培育更多的优质上市资源,同时培育场外多层次创新、创业企业的资金支持体系。

2009年10月,创业板正式启动,为暂时无法在主板上市的创业型企业、中小企业和高科技产业企业等提供融资途径和成长空间。

至于股权机构方面的差异化安排,市场普遍预期,创新板有可能像港股一样,允许像小米公司那样的同股不同权的企业上市。

此外,还要发展私募股权市场,包括风险投资、产业投资、私募股权基金和股权众筹,特别是股权众筹,这对当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非常重要的;其次,要大力发展公司债、企业债券市场,包括推进.,充分利用社会资金存量,同时发展规划金融衍生品市场。

11月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宣布,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

注册制的最大特征是:在注册制下证券发行审核机构只对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
不进行实质判断。

注册制改革需淡化行政干预

对此,吴晓求认为,将监管部门监管的职责和审核的职责分开,这是注册制一个重要的制度变革。“现在监管部门既是发行审核的主体,又是监管的主体,两者职责划分不清,如果发行审核出现责任,该如何处罚?”

注册制意味着大批量集中上市?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一直是我国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的目标之一。对此,曹凤岐认为,中国要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必须要有强大的资本市场做支撑,而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首先要重点发展股票市场和其他形式股权市场,减少杠杆率,为大众提供更多投资机会,让人人可以成为投资者。

对此,曹凤岐认为,交易所要独立地、认真负责地进行审查。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要考虑上市融资以后,给投资者回报,“这是其中的矛盾所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不是融资市场,而是投资市场,如果上市公司不考虑回报问题,市场无法实现稳定。”

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2015年曾推出一个“科技创新板”,全名叫做“科技创新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不过,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仅是一个区域性的场外市场,人称“四板”,而此次拟推出的科创板设在全国性的上海证交所,两者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证券法》的修订,左晓蕾主要针对此前一轮市场关注较多的调整《证券法》中的关于企业发行人、持续盈利的条款等方面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左小蕾认为,不应将企业持续盈利要求修改为持续经营,而把市值管理列入《证券法》更可能纵容上市公司操纵股票价格。

注册制的艰难推进

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师朱俊春也认为,科创板+注册制有助于新经济产业龙头的加速形成,但也加速了企业优胜劣汰的过程,或在未来看到境内资本市场涌现类似当前BAT这些在海外资本市场上市的科技巨头。也将看到更多的概念炒作公司估值向下回归,从而形成有上有下、有进有出的资本市场新气象。

左晓蕾表示,很多创业板很多公司第二第三年上市之后就亏损,这就是因为概念包装,误导了对公司的成长性判断。“真正要把这些概念变成市场,变成经营主营业务,不是那么简单的”,左晓蕾表示。她认为,一家公司未来是不是能持续盈利,需要判断公司未来有持续增长的前景,而这是很难做到的。而市值管理模式会允许一些上市公司通过二级市场的操作时期公司的市值保持在较高水平的机会,使得操纵价格合法化,扰乱资本市场秩序。

“科创板和创业板之间,共性或许远远多于个性。”在吴晓求看来,两者前期企业的样本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科创板可能更加重视科技创新,更加重视企业未来的成长性,而对企业的现状和历史并不是特别的关注。

那么,哪些企业可以登陆科创板呢?顾名思义,能够登陆科创板的,主要应该是科技创新型企业。证监会表示,创新板会在盈利状况、股权结构等两大方面和现有的A股形成差异。

左晓蕾还特别强调了建立场外多层次资金支持体系的重要性。她表示,以国外的案例看,场外多层次资金支持体系一般指以天使投资开始的基金,经过风投基金、PE基金在不同阶段筛选后,延续了多轮的截利式的资金支持体系。

1999年1月15日,深交所向证监会提交《关于进行成长板市场方案研究的立项报告》及其实施方案。2000年8月,经国务院同意,中国证监会决定由深交所承担创业板市场筹备任务,同时停止深交所主板新公司上市。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曾表示,注册制改革对中国资本的市场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目前核准制有一些行政的色彩,配置的效率比较低,而注册制意味着配置金融资源的确开始由市场主导。

曹凤岐则从更宏观的角度切入,他认为,加强资本市场制度建设,就要进一步推进股票发行市场化、加强信披制度建设等。曹凤岐表示,25年来,由于股票发行掌控严格,导致股票仍是稀缺资源,拿到一级市场股票能赚钱,成为无风险市场。而一级、二级市场差别,致使中国资本市场存在严重的内部交易、操纵市场、证券欺诈的现象。另一方面,二级市场80%的参与者是散户,由于一二级市场差异,散户很难得到内部收益,只能外部炒作,导致了市场的大起大落。

2006年1月,中关村科技园区非上市公司股份报价转让开始试点,主要是服务于创新型、创业型、成长型中小微企业的发展、资本投入与退出,被称为“新三板”。

上交所表示,通过发行、交易、退市、投资者适当性、证券公司资本约束等新制度以及引入中长期资金等配套措施,增量试点、循序渐进,新增资金与试点进展同步匹配,力争在科创板实现投融资平衡、一二级市场平衡、公司的新老股东利益平衡,并促进现有市场形成良好预期。

不过,朱少平也表示,实行注册制之后,企业发行数量更多,因此更要重视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监管部门下放权力的同时,还要加强交易所的审核工作,维护市场公平交易。

2004年5月,作为创业板的过渡,中小企业板在深交所启动,和主板市场相比,上市条件较为宽松,主要面向规模较小的企业。

科创板和创业板有什么不同?

曹凤岐认为,目前市场上的取消涨跌停板、实现T+0制度等建议都只是临时性措施和技术措施,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市场现存问题。中国资本市场要根本上实现健康和稳定发展,还是要在制度改革上下功夫,主要是进一步推进股票发行市场化、加强信披制度建设、建立公开透明的现金分红制度,以及完善两融业务和股指期货交易制度。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证监会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科创板旨在补齐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创新的短板,是资本市场的增量改革,将在盈利状况、股权结构等方面做出更为妥善的差异化安排,增强对创新企业的包容性和适应性。

曹凤岐认为,中国未来要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逐步构建以市场为主的创新机制。实行证券发行注册制,实行负面清单制度,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要做到这一点,还要加强法律建设,不断提高资本市场规范程度,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所谓“救市不如治市”。

“从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来看,应该是政府管政府的事,市场管市场的事。”曹凤岐同时强调,实行注册制之后,还应进一步加强监管,当市场出现较大波动,以至于发生系统性风险的时候,政府的干预也是必要的,“但这种干预主要是出台稳定市场的政策和措施,不同于政府直接‘救市’。”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科创板不同于创业板和新三板,主要是为科技型新经济企业,特别是初创或者规模很大,但是没有达到盈利等硬性指标的企业提供一个上市渠道。

为大众提供更多投资机会

2015年6月中旬,国务院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提出,推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建立战略新兴产业板。时隔半年后,国务院再次提出战略新兴板,敦促证监会和上交所加快步伐。

图片 1

而对于注册制改革,朱少平认为,实行注册制最核心要改掉过去过多的行政干预。实行注册制后,证监会承担监管责任,但并不直接审核,审核工作可能交给交易所,同时为了方便企业上市,原先的上市条件、程序等方方面面都可能进行调整和放宽。

图片 2图片 3

“如今,注册制再不试点,证券法修改稿就无法推出,离2020年的最后期限只有一年多时间了。”李迅雷表示,“总之,注册制迟早都要推,晚来不如早来。”

正值注册制闸门启动之时,日前,“2015亚洲资本年会”在深圳召开。围绕中国资本市场制度建设、《证券法》修改及注册制方向、投融资共赢的资本市场、中国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与合作等重要议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曹凤岐、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员法案室主任朱少平、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晓蕾、台湾证券交易所总经理林火灯、香港交易所内地事务科联席主管及董事总经理毛志荣等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展开热议。

按照当时的设想,“科技创新板”将对接“战略新兴板”,但直到现在,战略新兴板迟迟未能推出,科创板却横空出世。比较两个板块所服务企业的类型,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现在的科创板就是战略新兴板。

[丨有深度的财经媒体]热门财经资讯、股票行情、原油期货、外汇汇率、贵金属投资、国际债市、财经专家解读尽在
/

谈到制度建设,注册制改革启动后,《证券法》的修改成为当下最受关注的议题。会上,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员法案室主任,立法专家朱少平透露,《证券法》修改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虽然《证券法》修改已经在今年4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第一次审议。

上交所曾向媒体解释,将通过发行、交易、退市、投资者适当性、证券公司资本约束等新制度以及引入中长期资金等配套措施,增量试点、循序渐进,新增资金与试点进展同步匹配,力争在科创板实现投融资平衡、一二级市场平衡、公司的新老股东利益平衡,并促进现有市场形成良好预期。

中泰证券李迅雷回忆称,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注册制改革,2015年全国人大财经委据此形成证券法修改案,并提交人大常委会初审。原本确定在2016年3月1日起施行注册制,但由于当年年初市场大幅下跌,申请延期施行。

论坛上,曹凤岐提出,资本市场的根本出路就是加强资本市场制度建设,而左晓蕾则进一步强调了多层次资本市场建立的过程中完善场外市场的重要性。南方日报记者
陈若然 唐子湉

2015年,“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提法出现在当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同年4月,证券法修订草案提请一审时,也提出取消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制度,规定公开发行股票并拟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由证券交易所负责对注册文件的齐备性、一致性、可理解性进行审核。

科创板+注册制的推出,无论如何都会对现有的市场格局带来重大影响。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银河娱樂城 http://www.51minimoto.com/?p=85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