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银河娱樂城 › 一家爆雷网贷平台,网贷拟2020年底本金兑付

一家爆雷网贷平台,网贷拟2020年底本金兑付

一位安信卓越的出借人今日称,安信卓越已于近期被正式立案。

图片 1

近日,有投资人告诉金小鲸(id:lanjinghj),在7月初宣布良性退出的P2P平台“滚雪球”发布了兑付方案。

图片 2

网贷平台若是提现困难、暂停运营、退出或转型等,基本都会发布一个兑付方案,并承诺在1~3年内完成本息兑付工作。在平台清退方面,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6月20日,已有122家平台全额兑付完成,实现良性退出或转型。网贷行业经过2018年下半年的大淘汰后,如今剩下的正常运营平台大概在1000家左右,问题平台有5000多家。而完成兑付的平台仅占总问题平台的1%~2%左右。

方案初稿显示,滚雪球平台将采取先本金后收益的方式,于标的到期后分期向出借人进行兑付。到期后的标的本金兑付期限原则上不超过12期,总的本金兑付期限不超过18期,于2020年12月31日完成对全体出借人的本金兑付;利息兑付将在完成本金兑付后分6期进行。

公开资料显示,安信卓越隶属于兴伟集团,业务有网络借贷信息中介、财富管理、信用风险评估与管理等。但企查查显示,安信卓越与兴伟集团没有股权关系。

对于许多“资金见顶”的问题平台来说,如何做兑付是个难题。其中以物换债、债换股、债权转让等是问题平台常用的兑付方式。一家叫宝象金融的网贷平台被立案后也如此做兑付,但仍被出借人声讨,公司实际控制人也由取保候审变为被收监。

具体来说,标的资产在2020年1月至2020年12月期间到期的,每期兑付比例均等,分期期数随到期先后逐步减少。每期兑付比例=1/(12-到期月份数+1)*100%

出借人称,当时安信卓越推出PCC模式,骗取他们投资。

“宝象实际控制人侯彦卫在取保候审期间指派人员私下与部分出借人接触,并以2~3折兑付本金、说服出借人签署债转协议与谅解书;同时,在线上宝象商城,利用高于市场数倍价格的商品做以物抵债;侯彦卫、张娟还想用以债转股的方式将旗下公司股权转让给出借人。期间使得被监管的平台资金账户流出了2000多万元。而这些操作均是在宝象被立案后发生。”宝象出借人在他们一个维权群里经常提到这样的信息。另外,也有多位出借人均向猎云网描述过与上述大体相同的内容。

标的资产于2020年12月31日完成日后到期的,完成日当日视为到期日,全部于当日进行一次性兑付。

关于这一模式,安信卓越总裁范超此前介绍,“PCC模式”,即在传统互联网金融P2C运营基础上,引入民间商会进行战略合作,PCC=P2C+商会模式。他称这一模式极大提高了运作效率。

猎云网根据多个宝象出借人透露的消息以及外部公开信息、电话核实内容等,并整理了一些微信公众号公开的关于宝象出借人与上海浦东信访办之间的几次信访实录内容,深入宝象存在的各种问题,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图片 3

此后形势急转直下。安信卓越曾在去年底发文称,在公司业绩下滑背景下,做出PCC良性退出及业务转型的决定。

宝象爆雷

7月1日,滚雪球在官网发布良性退出公告表示,受金融业务大环境持续恶化的影响,为最大程度保护平台出借人利益,平台于2019年6月28日自愿良性退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已于6月27日向深圳市南山区金融工作部门提交报备材料,正式启动良性退出程序。

图片 4

——涉嫌非吸,宝象实际控制人取保候审半年后终被批捕

企查查数据显示,滚雪球网贷平台成立于2014年1月,目前的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由深圳前海滚雪球财富管理有限公司运营,由深圳前海富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富甲集团CEO张石原为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周劲峰任监事。

图片 5

2018年10月31日,一位宝象出借人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爱乐芬警卫队”上发布消息称:“经过260余名债权人网络投票,180名债权人签字投票,宝象债权人委员会(以下简称“宝象借委会”)于2018年10月12日正式成立。”

尽管在股权结构上毫无关联,但公开资料显示,周劲峰在2012年-2015年曾为P2P平台“Formax金融圈”创始人、COO,并以该身份公开活动。

发觉上当受骗的出借人称,这是一场“庞氏骗局”,认为该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

宝象金融公司主体为上海宝象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一个以提供农业供应链金融服务为主的网贷平台。企查查显示,宝象金融成立于2015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张国俊,其通过多家企业间接持有宝象61.23%股权。

图片 6

据出借人统计,目前总计26000多人参与资金出借,共出资143亿元,其中已有70多亿元资金不见去向。

但据宝象金融官网显示,张国俊仅为执行董事,侯彦卫为董事长,张娟为CEO。一位宝象出借人告诉猎云网,宝象金融实际控制人是侯彦卫,其妻子叫张馥荔,张国俊系侯彦卫岳父,且很多出借人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Formax金融圈运营主体为深圳福迈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福迈斯科技”),在去年7月宣布清盘兑付公告,两个月后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8月2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检察院对外公告,涉及金融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毛大伟、魏文华等八人近日由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有网友称,2018年9月,该公司资金已断裂,出借人本金无法赎回。2019年2月,公司施行每月返还1%本金的措施,“利息再说”。

宝象作为一家P2P平台,除线上获客外,其还通过关联公司西控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线下铺店来获客。西控财富系投资咨询信息服务平台,为宝象金融推荐借款人;另外,曾有媒体报道,西控财富与晴好集团(侯彦卫是公司发起人之一)还曾为宝象做担保。企查查显示,西控财富法定代表人同为张国俊,董事长为陈远东。

侦察机关认定的犯罪事实为:福迈斯科技成立于2014年7月,公司法人为胡汉陵,系实际控制人王曦的母亲,注册地在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实际办公地址在深圳市南山区。深圳福迈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运营金融圈网贷平台(APP名称“金融圈”)于2015年11月份上线运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曦和中间代理商签订资金战略合作协议,由中间代理商发展借款客户,福迈斯公司将借款客户打包成理财标的放到“金融圈APP”平台由投资人购买。

从企查查公开信息处可以看到,安信卓越旗下的P2P网贷平台名为有人贷,运营公司主体是,法人代表为王一鲁。

2018年11月21日,宝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经侦介入调查,侯彦卫则被批准取保候审。在此之前,该平台已出现提现困难,且无法完成逾期借款兑付。

另外,在滚雪球平台的背后股东方还出现了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金斧子”的身影。

据最新消息,宝象出借人高女士告诉猎云网,在一次见面沟通会上,上海浦东信访办相关民警对出借人说,警方已于2019年6月12日对宝象实际控制人侯彦卫宣布批捕。但高女士并没有看到批捕文件书面函。

在2014年成立之初,深圳市金斧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系滚雪球的全资控股股东,2016年6月,金斧子还对滚雪球进行了3000万元的增资,使得滚雪球的注册资本从2000万元变更为5000万元。在2017年7月26日前,金斧子创始人及CEO张开兴担任滚雪球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董事长,在此之后金斧子退出股东之列,富甲集团变更为滚雪球控股股东。

“宝象借委会”是由部分宝象出借人组成,主要代表并组织出借人与宝象或上海浦东信访办会面沟通借款逾期兑付、案情进度等问题。另外,宝象被立案后,“爱乐芬警卫队”公众号多次整理并发布了关于宝象借委会与信访办民警几次会面的沟通实录。

金斧子曾获得腾讯创始人曾李青、红杉资本、人人公司等知名风投的投资。

据“爱乐芬警卫队”
5月7日发布的文章显示,侯彦卫是在2019年5月6日被刑事拘留。

图片 7

图片 8

值得关注的是,金斧子同样出现在富甲集团的股东行列中,持股10%为第三大股东,远望资本、梅花天使创投也在其中。

宝象运营数据早有猫腻

据滚雪球官网披露的最新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平台累计出借金额44.4亿元,逾期率为0,借贷余额未披露。

——一月之间,宝象披露的累计总交易额减少了近18亿元,消失了2万多个借款用户

蓝鲸财经发现,滚雪球的标的逾期情况可能并不像其披露的那么乐观,至少已经踩雷了陷入年报财务造假风波的*ST赫美(002356.SZ)。

宝象金融在P2P领域体量一般,但据称在农业供应链融资领域排名第五。据宝象官方披露的最后一份运营报告显示,该平台从2015年4月正式上线至2018年9月30日,累计总交易额61.1574亿元,累计总投资用户156536人,累计总借款用户1610人,借贷余额10.0723亿元。

*ST赫美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为各渠道借款人借款提供代偿责任,该情况也受到监管层面的关注,在此前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中,就要求上市公司详细说明其需承担代偿责任的具体金额、期限、逾期情况等问题。

猎云网发现,相比2个月前,宝象累计总借款用户减少了20000多人。正常情况,这种累计值应该越来越大,若宝象记载的这个数值是借款用户剩余量,则需要宝象在一个月内实现2万多借款人还清债务并退出,但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在*ST赫美回复问询函提供的代偿责任说明中,滚雪球平台在列。回复函显示,以深圳前海滚雪球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为合作放款渠道,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放款余额为3943.34万元,赫美小贷、深圳赫美智慧科技作为代偿责任方最后一笔借款的到期日为2019年6月18日,目前该项借款的逾期贷款金额为2514.88万元,已代偿金额为2033.46万元,代偿责任尚未履行完毕。

图片 9

(数据截图来自宝象金融官方网站)

少掉的2万多个借款用户是虚假的?还是被写错?据上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宝象累计总交易额就已经有77.9215亿元,累计总投资用户237495人,累计总借款用户21660人。对比发现,宝象于2018年7月份披露的累计总交易额比6月份披露的少了将近18亿元。从7月到9月宝象多个数据指标均出现不合理的数值差异,连续3个月都写错运营数据?可能性几乎为零。

猎云网注意到,2018年8月8日,上海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上发布了一份《上海互金协会网贷会员联合发表自律声明》,宝象金融也在联合发表自律声明单位名单中。其中,该自律声明提到:“会员单位要主动接受监管和监督。积极拥抱监管,配合各监管部门对平台的检查与指导;积极接入协会自律管理系统,配合协会的各项自律工作;积极设立由投资人组成的查标委员会,主动接受投资人监督。”

这份声明意味着出借人可以随时去平台查标,若宝象存在大量假标,则纸终将包不住火。再者,网贷行业自去年下半年至今,多地监管力度加大,各网贷平台要想合规,运营数据真实是最基本的要求。

宝象若想合规,运营数据就不能造假。另外,关于借款人逾期情况,宝象从2018年6月份才开始披露。数据显示,从6月至9月份,宝象各月90天以上累计逾期率分别为0.35%、0.63%、1.52%、1.46%。其中,2018年9月,借款人逾期金额5811.33万元,累计代偿金额4416.78万元。

宝象在2018年8月和9月出现逾期率成倍飙升,平台又无法完成全部代偿。这也加速了宝象出借人的维权之举,由此揭开宝象存在许多虚假标、疑似自融的一幕。

经侦介入,宝象私下沟通部分出借人“割肉”退出

——出借人称,宝象被立案后开始以物抵债、低折扣收回债权,同时多家借款公司申请注销

宝象逾期加剧,兑付困难,出借人选择合法维权,经侦终介入。据宝象出借人文先生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
2018年11月21日,上海公安局浦东分局对宝象金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立案侦查。

图片 10

同时,猎云网发现,企查查显示,在近半年,宝象金融和西控财富作为被告涉及40多起民事案件,案件案由基本系民间借贷纠纷,但多数起诉被驳回。驳回原因大体相同,具体为:据沪0115民初10097号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陆敏军诉被告郭在、西控财富、上海宝象投资有限公司、侯彦卫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2018年11月21日,案外人宝象金融因涉嫌非吸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立案侦查,被告西控财富、宝象投资作为关联公司亦参与相关经济犯罪活动,公安机关已将两被告纳入刑事侦查范围。

另外,据宝象官网最后一则公告显示,2018年11月25日,在宝象与宝象借委会第二次会议上,候彦卫表示:“上周金融监管部门响应出借人需求,上门进行调查取证工作。在监管部门的建议之下,平台选择了暂时关闭充值通道,暂缓发新标,全力配合调查;同时配合积极催收,来解决回款问题。”

所谓解决回款,在宝象出借人看来,不过是换个方式继续套路出借人。

低折扣收回债权,部分出借人忍痛“割肉”退出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银河娱樂城 http://www.51minimoto.com/?p=43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