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商务电子 › 八年做六件事,二次造车中美同开弓

八年做六件事,二次造车中美同开弓

八年后,仰融又一次坐在了《中国企业家》面前。又一次讲起了他的造车梦。但梦梦已不同。今天的“正道”和昔日“华晨”—两个梦之间,横亘的是一个深深太平洋、一位企业家正值盛年的八年时光、一通全球汽车业甚至世界政经格局的天翻地覆,还有个人信仰的赫然变化—一名信佛者转变为基督徒。如今的仰融,非常自然地脱口而出:“我为上帝打工,这份事业被祝福。”  采访情境迥异。八年前,本刊记者为了见到仰融,从沈阳追到上海,最终在上海的华晨大厦里,仰才匆匆露面,出来跟记者谈了一个多小时又被请去开会;从华晨大厦的会议室里,可见开阔奔流的黄浦江。这次见他,我们则必须追得更远,最后是在他洛杉矶宽大舒适的住宅里,从容谈了五个小时;适逢加州雨季,采访到一半,外面大雨开始如注,甚至有冰雹不时砸在窗户玻璃上。  室内慷慨陈辞、滔滔不绝的仰融,对外部天气的恶劣几无察觉。他的外表跟八年前相比,并无衰老迹象,气色甚至更加红润饱满,发型自他宣布组建“正道汽车”后从“大背头”改成平头。后者的变化简直是个妙笔,将他从以前颇有几分高高在上、严厉僵化神秘的形象中解放出来,成为一个更洒脱、随性而鲜活的人。  我们从“流亡企业家”的概念谈起,到他中美两地齐发、产业与资本互动的正道造车计划,直至他引以为豪、自称花了三年时间研发并刚拿到美国专利局专利许可的某金融产品。他指着《中国企业家》2010年第1期上的封面故事《劫后郑俊怀》问:这是谁?伊利是做什么的?正道汽车的二号人物、副董事长,仰融在资本运作上的得力助手黄春华忙低声向他解释:伊利,国内最大的乳业公司。  显然,仰融去国有时、乡事已疏。他应该感到庆幸。如果不是2002年5月底他决定闪电离国,他后来不是没有可能陷入跟郑俊怀同样的囹圄岁月。  到美国后长达四年的时间里,他一方面想在美国立足,规划新生活(比如亲自设计并建造他现在所住的这所宅子),一方面竭力通过各种途径来讨还他在华晨资产问题上的所谓“清白”。四年后,面对无实质进展的讼案,他似乎想明白了,唯有借助面向未来的商业、而不是纠缠于过去的法律政治问题,才能帮助他“回到”中国。2006年底起,一个新的、宏大汽车梦开始在他眼前涌动,并逐渐成形。那时,1957年出生的仰融就要跨入50岁。五十知天命。  “我回归了。”仰融说,“你们都知道汽车行业是一条不归路,一旦回来可能这辈子要交给这个行业。”  造车与造人  美国当地时间2010年1月19日,阿拉巴马州首府蒙哥马利一间酒店,美国正道汽车有限公司(Hybrid
Kinetic Motors
Corporation,简称“正道汽车”,仰融为实际控制人)与久加诺意大利设计公司正式签署了造型和整车开发合同,价值4亿欧元。阿拉巴马将成为正道汽车的美国生产基地之一。该州州长称,在正道10亿-15亿美元的投资启动后,政府将给该项目提供2.5亿美元左右的土地费用减免优惠。  这一天是美国的马丁·路德·金纪念日,而蒙哥马利这个安静的南方小镇正是当年年轻的金以牧师身份开始他毕生事业—反种族隔离运动的地方。1963年,金组织了华盛顿游行,并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  人人都有一个梦想。蒙哥马利会是仰融第二次造车梦起锚的福地吗?  在仰的描述中,他此番重起造车念是被身边几个朋友“忽悠”的。他来美国后,琢磨过一些商业项目,但都跟汽车没关系。“造车前,仰总看过投资移民项目,还做过保健品,我跟他说,保健品这种事不是你做的。”黄春华是其中一个“忽悠者”。华晨失守前,原先华晨“四大金刚”集体反水,华晨宁波项目副总指挥黄春华成为仰融身边最亲密的助手,虽然他在仰融去美国后也离开华晨,重返证券公司捡起老本行,但跟仰融始终有随时再度合作的默契。

“国资委批了!”

1月23日上午10:00,仰融在洛杉矶自己的豪宅里接受了本报的采访。

说话时,早已喝得红光满面的仰融将酒杯里的拉斐一饮而尽,并再度斟满开始逐桌庆祝。其三岁的小女儿也似乎看出爸爸与众不同地兴奋,在没有授意的情况下举起了橙汁杯与仰融相磬而饮。

采访地点是仰融家的西餐厅。两年来,这里早已经成了他重启梦想的会议室。

美国当地时间2009年11月19日晚,仰融正在阿拉巴马州首府蒙哥马利一间酒店庆祝签约仪式时,其妻手机接到了中国电话,被告知其用于中国造车项目融资而收购的首个A股公司计划,获得当地国资委的批准。

眼前的仰融依然红光满面,浓眉飞扬,声音浑厚。只是曾经“一丝不乱”的大背头变成了平头,粗硬的发丝倔强地挺立在他显得有些过于饱满的额头周围,只有两鬓渐多的白发成为八年时间流逝的见证。

图片 1

西餐厅右手墙边的柜子上摆着一个巨大的汽车模型,模型两边,一个是南京大学中美交流中心20周年纪念日时,由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和南京大学校长签署的
“感谢本杰明·仰先生对中美交流中心的无私奉献”证书,另一个是仰融长子与基辛格的合影签名照片。

在曲折了多年之后,仰融终于走上其造车的“正道”

细问之下方知南京大学柏格理楼是仰融捐建的,取名之意来自于他在云南捐建的柏格理小学。这些都是仰融2002年出走美国后,在人生最低潮时捐建的,当时他在美国成立了柏格理基金会,以他为主,并号召了黄春华等旧部一起加入。他说,那是他精神的寄托。

图片 2

西餐厅左手墙的壁炉两边,醒目地插着两面美国国旗。对此他没有解释,但谈及此番回归造车和金融事业时,仰融曾不止一次提及,“我人在美国,总部在美国,更有机会整合全球资源,施展空间更大。”

图中女孩是仰融的女儿,在乔治亚罗的注视下,仰融孕育出的两个“新生命”正在亲密接触

仰融似乎已经学会了更好保护自己。谈话中,他总会有意无意间触碰一下桌子上放着的三个全英文和一个中文的专利证书,包括其最新发明为中小企业融资的金融模型专利,美国EB-5投资移民应用到汽车产业的商业模型专利,以及指甲盖大小纳米发动机的中国、美国专利。

6个小时前,仰融在当地与意大利乔治亚罗公司正式签署了造型和整车开发合同。年届80岁的老乔治亚罗携同样是知名汽车设计师的儿子小乔治亚罗,以及公司CEO亲自前往,并带来了其为庆祝公司成立四十年而专门设计的概念车Quaranta
来美国首展。为了以示诚意,乔治亚罗父子在这款概念车上打上了仰融正道汽车的标识。

其中,为中小企业融资的金融模型专利是仰融最为骄傲的,“这是唯一亚裔获得美国国家专利的金融模型,我正在运作,一旦应用,将有可能改变世界。”

“没想到双喜临门。”仰融表示,并高兴地强调,“这回我是没有退路了。”但仰融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透露所收购公司的名称。

“八年,抗战都该结束了,我也该回归了。”在仰融这样的开场白下,长达6个小时的访谈就此开始。

在发动机、传动系合同签署后,随着造型与整车开发合同的签署,仰融二次造车产品准备完成80%以上。未来四年,高达5亿美元的整车开发和造型合同金额,将随着每一个季度的到来分期支付给意大利乔治亚罗设计公司。

有些时候他难免会沉醉于往事,提及华晨纽约上市时的突发奇想,合资宝马、拿下轿车准生证的精妙之比等,他仍然眉飞色舞——但对于一位经历丰富且颇具传奇色彩的人而言,这似乎是无可避免的,回忆是抓住转瞬即逝的时代和提醒你他有资本继续前行的最有效方法。

加之在中国收购A股公司获地方国资委批复,仰融回避“历史感情”问题而谋划的中国造车项目迎来曙光。开弓没有回头箭,在庞大造车计划发布半年多以后,仰融射出了二次造车之箭。

大多的时候他在慷慨激扬地描绘现在和未来将要进行的事业,“现在造车和原来不一样了,一定要有全球化的高度。”

据仰融资本团队的核心成员黄春华透露,正道计划在中国成立两家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前期一家是正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午后,加州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仰融的脸上,泛起金光,他总是无意中重复一句话,“多年的积累和思考,我还是想做点事情。”

中国通道

八年六件事

在得知仰融收购中国A股公司获得地方国资委批准后,同在现场的三个中国开发区负责人开始起身,也逐桌敬酒。“这回我们是被推到前台了。”

“八年,我做了六件事。”谈及这些年来的经历,对仰融的采访,更像是他的独白。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银河娱樂城 http://www.51minimoto.com/?p=116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